2016年蒋欣的发力点向都市剧转移,有《欢乐颂》里的“樊胜美”珠玉在前,蒋欣应付起各种角色都显得游刃有余,事实上如今的蒋欣早已褪去初出茅庐时的青涩,言语间自信的态度似是在无声揭示,历经十几载稳扎稳打的拍戏路后,实力的沉淀。

more

        8岁登台16岁赴京闯荡,蒋欣的演艺事业开始得比人们想象中更早,对于多年来默默耕耘的辛酸,蒋欣看得云淡风轻,因为在她眼中,演戏这件事不仅仅是一份工作,而是这辈子最爱的事。
YOKA:您也是童星一枚,8岁与12岁就参演了《坠子皇后》与《五男二女》等剧,年幼的您是在何种契机下进入演艺圈的?
蒋欣:其实就是考少儿艺术团的时候误打误撞,别人物色小演员,就挑中了我,然后就开始一路这样子慢慢走。
YOKA:您在16岁的时候就决定正式从影,毅然从故乡奔往北京,那时候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一个年幼的姑娘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?有想过不成功的后果吗?
蒋欣:因为太爱演戏了,就是觉得如果失去这个兴趣爱好的话,我会觉得这辈子自己没有太大的理想,我希望自己可以活跃在这种状态下,让自己一直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角色来塑造……
YOKA:秋菊之后您开始疯狂的接戏模式,据说在2004年一年就接了五部戏,只有春节休息了7天,为什么要这么拼?
蒋欣:当时是因为我想让父母有自己住的地方,我想买房子,我想要有一个好的生活。当时是因为我想让父母有自己住的地方,我想买房子,我想要有一个好的生活。
YOKA:您在17岁得到《大脚马皇后》中侍女秋菊的角色,当时这部片子的导演周晓文非常看好您,甚至力排众议让您出演这个角色,当时的压力是不是很大?如何克服的?
蒋欣:我是一个不太会有压力的人,特别是小的时候更没有什么压力,那年17岁,然后就是觉得组里有很多都是经验丰富的演员,包括很多大腕儿,还有这么好的一个导演,觉得需要学习的地方非常多,恩……可能会有人觉得我是初出茅庐,然后可能觉得她没办法去胜任这样的角色,但是我觉得既然挑中了我就一定有他的原因,周导可能觉得我是可塑之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经过多年沉淀,蒋欣的主角之路虽然姗姗来迟,但是终究到来。然而谈及角色分量的转变,蒋欣的态度豁达而透彻,她说自己的满足感并不是来源于角色的转变,而是对戏中人物的仔细揣摩,‘只有小演员,没有小角色’,这简单的一句话道尽了她多年来坚守的信仰

more

YOKA:2006年您参演了第一部担任女主角的戏《丑女也疯狂》,可惜迟迟未放映,真正播出已是两年后了,这样的安排是否曾让您很失落?
蒋欣:其实我没有什么失落的,然后也没觉得自己一定要演什么女一号才会有满足感,我永远都是那句话: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。我对于每一个角色都会觉得只要这个人物存在就有他存在的道理,也有他存在的意义,所以你要尽可能的去塑造好每一个角色,而不是说一定要去争我要演女一、我要演女二、我要演男一男二,其实这个对我来讲没有那么大的意义。
YOKA:《欢乐颂》虽然开拍于2015年,但开播并引起巨大反响是在2016年,在其中您饰演的角色“樊胜美”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人,而是有点虚荣,您如何看待角色的“负面”,可能对于有些演员来讲这是“雷区”,触碰了会影响自己的公众形象。
蒋欣:其实我认为所有的人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,多多少少都会有缺点,但我会把这些缺点当成她独有的特点。樊胜美确实有很多对我们来讲有一些常人世俗方面的这种思想,可能会让大家觉得有一点点反感或者讨厌,但是要知道她也是有自己的无奈之处,因为她一个人负担太重,所以她需要自己能够很稳的停留在目前的状态,或者是可以找一个金龟婿让自己更好的生活,这些其实都是值得理解的。

more

YOKA:您曾说过,自己是属于性格直爽、直来直往的人,这对于您的事业带来了哪些利与弊?
蒋欣:这个好难解释,也好难去讲有什么利与弊,可能对于个性上来讲,我们很难去改变自己的性格,只能说是尽量尽量不要去让自己做不好的事情就OK了,我永远不会觉得我自己的性格是一种缺憾或者是一种缺陷,它可能是我的一个特点、一个标志。
YOKA:《欢乐颂》里樊胜美喜爱奢侈品,喜欢高跟鞋,但您喜爱小白鞋,爱穿休闲服,在您的眼中,如何定义时尚这回事?它应该占据您多少的精力?
蒋欣:时尚不是随波逐流,有适合自己的,有不适合自己的,如果去盲目追求时尚的话,你会变得很怪,我还是觉得随性、随自己,适合自己的才是真正属于你的,而并非所有的时尚都要去盲目的追随。

more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提到未来的期许,蒋欣依旧壮志酬筹,她想演慈禧,想尝试话剧与电影,但是提到是否会执起导筒,她却立马拒绝,她说导演不是谁都可以当的,没有那个功力。
YOKA:您下一步最想演的角色是什么?
蒋欣:我想了很多年了,我特别想演慈禧,我想演一个不一样的慈禧。
YOKA:从年轻时期踏入演艺圈,您就堪称“劳模”般的存在,您的作品一直很高产,就在今年甚至出现“四剧同播”的现象,网友们甚至感慨“遥控器”很忙,在未来的时间里,有考虑给自己放个长假吗?或者逐年减少接戏的数量?
蒋欣:我是一个工作狂,如果没有工作,我会觉得自己很无助,我需要工作来充实自己的生活,当然也需要劳逸结合,我会听身边朋友给我的一些建议,希望我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,让自己轻松一点,健康一点,我现在确实有一点点过度疲劳。
YOKA:演而优则导,您演技出色已是公认,有想过自己执导一部戏吗?
蒋欣:哦不可以不可以,没有这样的功力,我觉得导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当的(笑)。
YOKA:您希望多少岁从演员职业退休?
蒋欣:死。
策划/编辑:陈明月    设计:周梦然     制作:孙艳芳